马来西亚的政治危机并非独一无二-新海峡时报

政府僵局既不是危机的征兆,也不是引起恐慌的原因。如果有的话,这表明立法部门运转良好,而它并不能充当行政机关的橡皮图章。

从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大厦到德国的联邦议院,僵局是立法议会运转的标志,突显了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。

马来西亚就是这种情况,行政,立法机关或司法机关都没有绝对的权力。代表我国立法部门的议会又进一步分为三个主要部门,即杨迪-佩尔端·阿贡,德万·纳加拉和德万·拉基亚特。

将立法部门划分为三个不同部分的主要目的是控制一个人的权力。多亏孟德斯鸠(Montesquieu),权力集中在一个单一的实体中,无论是立法机关还是行政机关,都对现代民主制产生了反感。

他的思想得到了德国哲学家乔治·威廉·弗里德里希·黑格尔的呼应,他见证了法国大革命的兴衰。后来他详细阐述了孟德斯鸠的君主立宪制思想。黑格尔继续预测,现代国家的特征之一是拥有将使最终决定权非政治化的宪法主权。

因此,杨迪-佩尔端·阿贡(Yang di-Pertuan Agong)最近召集国会议员(如果他召集了统治者会议)的行动就是威斯敏斯特体系运作正常的一个例子。

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非同寻常的,但他只是行使《宪法》规定的角色。坦率地说,我们正在目睹黑格尔设想的一种故障保险机制,当立法机关陷入僵局以形成行政部门时,黑格尔正在采取行动。

马来西亚的危机并非唯一。就在去年,由于政府的僵局,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也同样要求国会议员坐下。比利时国王菲利普(Philippe)于2011年和2018年不得不这样做。

外交官和政治家查尔斯·莫里斯·德·塔利兰德·佩里戈尔曾经辩称,违宪行为的过剩可以由君主立宪制衡。他离真理不远了。与英国同行一样,我们的公务员队伍也对王室负责。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的正式文件装在标有“ Urusan Seri Paduka Baginda”的信封中的原因。

因为他们对王室负责,所以无论谁当政,公务员制度都会继续运转。这意味着法律和秩序将在土地上完好无损。

正如政府首席秘书拿督斯里·莫赫德·祖基·阿里(Datuk Seri Mohd Zuki Ali)在他的Facebook帐户中所展示的那样-政府机构照常营业。马来西亚人倾向于在政治中夸大其词,在其中经常使用“国家崩溃”,“失败的国家”和“民主已死”这两个词,却不了解观察者会引起混乱和无政府状态。

当然,我们还有改进的余地,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已死,也不意味着我们的国家已经失败。

我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已经厌倦了政治和政治家,但一定不能忘记,正是民主为我们提供了取代我们爱恨的政治家的空间。

如果有的话,僵局表明我们的国家正在发展为成熟的民主国家。

丘吉尔也许说得最好:“没有人假装民主是完美的还是明智的。确实,有人说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,除了时不时尝试的所有其他形式。”

综合考虑,马来西亚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本文作者是驻巴黎的外交事务官员,他撰写国际事务,特别着重于欧洲。本文中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,不一定反映外交部的观点


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,不一定反映《新海峡时报》的观点。


阅读更多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